她身体娇软红糖

她身体娇软红糖

或疑人参乃气分之药,而先生谓是入肝、入肾,意者亦血分之药乎?曰∶怯之意虽出于胆,而怯之势实成于心,以重剂镇心,所以助胆也。

白术正补脾土,何以不生于河南,而生于浙江?然用薏酒以治湿,而湿不能去,非特湿不能去,而湿且更重,其故何哉?

观今市货者,与《尔雅》所谓羊,陶注所谓山羊,唐注所谓山驴,大都相似。有危笃急救之法,此正气消亡于阴阳心肾也。

夫熟地虽是君药,不可独用之以取胜。铎劝学医幸尚虚怀。

黄亦根中虚松有孔道,惟升麻味不浓,故升而不补。 知健膝即所以健足,而健膝不可徒健夫膝也。

吾弟子陈远公,实有志未逮。 人参定喘之神方,除胀之仙药,如何说气药动气耶。

Leave a Reply